马斯克执着的蛇形机器人充电,在中国的机器人充电桩产业下,可能终究只是一场空!

分享到:

据外媒SlashGear报道,距离我们上一次看到特斯拉的机器人蛇形充电器已经过去几年时间了,然而埃隆·马斯克似乎并未忘记这个节省时间的小工具。据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透露,为自动驾驶汽车设计的机器人蛇形充电器的概念仍有可能实现。

机器人蛇形充电器一直被特斯拉认为是变革自动驾驶技术的关键,特斯拉在2014年年底发布了这款 “坚固的金属蛇 ”机器人充电器的预告,然后在2015年年中作为功能原型展示,它承诺将拯救电动汽车的司机,使他们不必手动插入汽车充电器。

机器人蛇形充电器基本上是一个分段的机械臂,末端有一个特斯拉充电连接器--将蜿蜒地在人们的车库里开始工作。它会智能地找到后面板上的充电口,并将自己连接起来,以保持车辆的电池充满。

这是一个典型的高科技和醒目的解决方案,解决了电动车保有量中一个挥之不去的头疼问题。虽然电动汽车和SUV的驾驶者不必再去加油站,但他们当然还是需要充电。特斯拉的机器人充电器是对这个小烦恼的一个回答。

然而,特斯拉在2015年公布视频后,缺没有开始部署任何自动充电解决方案,并且在过去的5年中也未曾有这款机器人蛇形充电器的消息发布。直到前些日,马斯克在推特回应粉丝有关远程“召唤”问题时,这个话题多年来才再一次被提起。

(图:马斯克提及今属蛇充电器)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Twitter上证实,自动充电器仍在研发中。当被问及仍未发布的完全自动驾驶(FSD)套件是否能够自行驾驶特斯拉横穿美国时,马斯克表示是的,“前提是我们要做我们的金属齿轮蛇形自动耦合器”。当被问及确认蛇形充电器肯定还在研发时,马斯克也坚称 "是的"。不过,马斯克没有透露特斯拉这项充电解决方案宣布或部署的时间表。

(图:马斯克确认自动机器人充电器计划)

事实上,蛇形充电器并不是特斯拉探索的第一个充电可能。虽然该公司运营着自己的高速充电站Supercharger网络,特斯拉司机可以在离家或办公室时插上电源,但该汽车制造商也曾尝试过短暂的电池交换系统试验。那就是将特斯拉电动车的动力电池组断开,由机器人取出,然后换上一个充满电的版本。

不过,该系统的试验被悄然关闭。特斯拉表示,尽管早期围绕这个想法有积极的反馈,但实际上它并没有形成像超级充电站那样受欢迎--或者说高效的地方。同时,无线充电从未成为特斯拉战略的一部分,至少没有公开。平庸的充电速率很可能是原因,无线垫的充电速度明显慢于有线连接。

机器人充电研发,特斯拉并未唯一

其实除了特斯拉,在中国如今5G时代和无人驾驶技术快速推广之际,作为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要举措,还有很多公司也正在进行着机器人充电桩的探索。 尤其“充电桩”也被纳入到中国新基建目录内,很多新能源汽车企业在响应国家号召大力推动充电桩建设的同时,也在不断探索创新型能源补给方案。

19年大众提出过一种概念机器人,可以把小型移动充电站拖到相应的车辆面前,并连接到汽车充电口上。车主只需要通过 App 或者 V2X 通讯系统启动机器人就可以了。

整个设计的亮点在于,机器人把充电站拖给一辆车,充上电之后,它就可以进行下一个任务,给其他电动汽车充电,虽然这只是一个概念,但是其中有不少可取之处。很显然,添置机器人要比规划和建设充电桩容易得多。机器人很容易与现有的基础设施进行配套,在车库中只需要规划一小块地方作为机器人的小基地就可以运行,之后还可以随着车辆的多少直接对基地进行拓展。

而爱驰汽车在今年公布了在中国以及欧洲获得的七项专利,其中就涉及到一款移动充电机器人,该款移动充电机器人CARL可以自已寻找电动车,并给电动车充电。

移动充电机器人CARL内部配有30或60kWh储能空间,用户通过App下单后,CARL将通过GPS定位导航,自主寻找下单车辆所在位置自动为其充电,在45分钟内便充至电80%。充电完成后,CARL可返回充电底座,或继续为下一辆车进行充电。

值得一提的是,电机器人CARL不仅可为爱驰汽车旗下车型进行补电,还可为同样充电标准的其他车型充电。据爱驰海外运营副总裁Alex Klose介绍:“我们希望尽可能简化充电流程,让人们轻松愉悦地拥有电动车。”

实际上,爱驰电机器人CARL不受固定场地限制、无需布置充电线路、无需固定充电车尾、无需人工操作,极大的提高了充电效率,并有效降低了运营成本。对于目前尚未完善的充电网络来说,电机器人CARL可以提供更加便捷的充电体验。

不仅这些造车的企业,据许多机器人集成商的消息显示,国电南瑞、许继电气、上海普天、奥特迅、特锐德、通合科技、万马股份等许多国内较知名的充电桩设备商也在研发分布式充电系统、同时希望开发超大功率充电机器人和尝试机器人充电桩的新运营模式,同时部分AGV企业也开始借由机械臂的形式,参与到机器人充电桩的市场争夺中。

为何多年没有音信的充电桩又再次被重提?

在很多车企的构划中,未来汽车的终极形态是智能机器人。因此在做充电桩的时候,许多企业也开始思考充电桩到底是什么的问题。

以前的燃油车只是一个交通工具,而现在的电动汽车不仅仅是交通工具,它得具备智能化、娱乐化以及拟人化的机器人。

因此,作为一个具备移动性能的机器人充电桩在未来就有可能被赋予更广泛的内涵,在这种条件下,交互体验就非常重要。充电桩在未来能战胜别的充电方式,根本原因也必然在于通讯功能,也就是数据交互。

过去充电桩是单向的,是把电充到车里的物理插头,而现在如果将其通过智能化改造,组建成一个有能源和数据采集、交互、分析、管理的系统网,实现车与车互动,车与电网互动。在机器人充电桩进入车体的一瞬间,数据的交互可能性会带来远超于充电本身的价值。充电桩建设与运营价值,因此要从新能源和交通电动化双重角度来思考。

这种理念下,不仅可以促进国家能源网络优化升级,还能产生新的商业价值,这使得充电桩在新能源车企眼中不再单单是一个充电桩的问题,而是一个面向未来的接口问题。

难点与期待

虽然市场巨大同时未来的可能性非常广泛,但目前问题也同样巨大。和手机多品牌格局类似,现在各个新能源汽车品牌为了实现自身的功能性优化和保持产品独特性,充电接口并不统一。

这导致市面上的这些机器人充电桩往往只支持某一品牌电动汽车充电,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停车场需要多少台机器人并不好估算,从而会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同时,使用机器人充电桩,充电的整个过程虽然无需人工干预,但是短期内仍然需要人力监督。因为环境是半结构化的,人类行走、车辆穿行的场景充满了不可预测性,机器人因此需要很多潜在的复杂操作,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影响机器人的工作,比如司机不熟练的倒车技术,或者是车主乱丢垃圾等等。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充电桩,可以说是一个智能机器人载体,对于这种智能化设备,安全性因此成为十分重要的问题。

除固定充电桩之外,目前还存在换电站、移动充电车等多种形式的能源补给设施,有效完善现阶段电动车能源补给方案。

但因为能移动,所以在联通时,充电桩能成为一个完全意义上的机器人,这或许才是马斯克重提机器人充电桩的最大意义。

来源:工业机器人培训,参考机器人大讲堂, DeepTech深科技等。

继续阅读
让马斯克疯狂的脑机接口进展如何了?科学家称5年内有重大进展

“他讲的这些我一个字都不同意。”11月7日,脑机接口权威专家Miguel Nicolelis接受经济观察网在内媒体采访时,对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提出的脑机接口“心灵感应”、“数字永生”等观点提出了反对意见。

叫停1000台订单,沃尔玛为什么不再使用机器人?

怎么“用好”机器人?这是一项系统工程。丘吉尔说,不要浪费一场危机。同样,新冠疫情带来停工裁员、企业倒闭的同时,也给自动化转型带来了机遇。在疫情期间,由于社交距离和居家隔离令的要求,零售行业的机器人需求激增。美国一家机器人公司Brain Corp 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国零售商使用机器人的中位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3.8%,在第二季度增长了24%。

研究人员设计军事机器人 可自行决定如何越过障碍物

机器人在环境中移动的最有效方式之一是车轮在相对平稳的地形上移动。然而,当涉及到克服某些类型的障碍物时,轮子并不是最有效的旅行方式。例如,腿可以帮助机器人攀爬楼梯等障碍物。德克萨斯A&M大学的科学家与DARPA合作,为军事应用制造机器人,能够在有或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确定轮子还是腿更适合穿越地形。

亚马逊大力收购机器人公司,意在未来建立机器人帝国

亚马逊花了六年时间,才让10万个机器人在他们地仓库里工作。但就在过去两年,这个数字已经翻了一番,达到了20万个机器人。亚马逊正在建立机器人帝国,投资价值四千万美元的机器人实验室将于2021年开放。那么亚马逊机器人的技术未来会是什么样呢?人们还会在仓库里继续工作吗?

AI智能外呼机器人都具备哪些功能?

互联网时代快速发展,人工智能早已逐步渗透各行各业,在生活中我们也不难发现,从指纹识别、人脸识别到专家系统、自动程序设计等技术应用,人工智能改变了我们的工作环境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