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个以芯片设计为龙头布局产业生态的“芯”城市

分享到:

c207aa82d8c3a5663ef164bf9399629c

10月13日,在仙桃国际大数据谷举行的重庆市集成电路产业政企学研面对面交流活动中,来自政府部门、企业、高校及科研院所、投资机构的专家和相关人士,纷纷为重庆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建言献策。

未来集成电路产业必须解决“为谁设计”的问题

“集成电路需要以芯片设计企业为龙头,对于上下游的生态进行布局。”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曾学忠指出。设计是集成电路产业链的最前端,芯片设计企业能够上下游拉通,并能够推动政府出台一系列的政策。短期来看,重庆应该利用自身优势,在某一两个设计的“点”上做强,再以此带动生态发展。

曾学忠举例,目前在芯片设计领域,紫光集团就在重庆布局了下一代移动通信、物联网和智慧电视等“点”,以家庭市场来切入是一个带动生态发展的非常好的方式。

“过去的集成电路,基本在开发过程中是有什么材料就做什么‘菜’。现在一些定制化的需求,不是通用规格集成电路能够满足的。”在谈到集成电路设计领域时,OPPO研究院院长刘畅表示,未来集成电路产业必须解决“为谁设计”的问题。

刘畅说,作为集成电路的用户和需求方,像OPPO这样的公司随着创新力度的加大和市场消费升级,必须和集成电路产业链的一些伙伴进行更加紧密地沟通,在封装、工艺制成的选择、芯片规格定义等方面开展更多互动。而要推动这些设计领域的沟通与合作,需要有很好的平台,从产业布局上来讲,则要扩展到系统设计、整机设计、产品生产等环节,这样就可以扫除中间障碍,把最终用户的诉求反馈到集成电路设计环节上来。

“就设计环节而言,产业平台还要承担更多公共服务作用,使得企业可以更专注于核心设计事务,可能只需花过去1/3的时间和人力,就能够很好地完成设计。”摩尔精英创始人兼CEO张竞扬表示,作为芯片行业的一个设计加速平台,摩尔精英希望帮助国内的1500多家设计企业,让他们对接重庆的汽车、机器人等产业。

今年6月,重庆仙桃国际大数据谷布局集成电路设计园,前后引进了Arm生态企业,以及高通等集成电路设计领先企业。摩尔精英今年也刚落户渝北。张竞扬表示,和渝北区委和政府的负责人聊专业知识,感觉他们非常了解集成电路的前前后后。“我们许多落户企业都充分感受到了重庆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决心和魄力。”

集成电路制造领域应实现差异化发展

电子科技大学集成电路研究中心主任张波表示,在集成电路制造领域,重庆有非常好的优势,在集成电路制造方面起步较早,拥有华润微电子等在国内有重要影响力的综合性微电子企业,也拥有新能源汽车与智能网联汽车等广阔的应用市场。目前,功率半导体为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突破口,重庆需要抓住契机作好产业引导。

上海新微科技集团总裁秦曦表示,重庆应在集成电路制造方面采取差异化发展策略,从智能制造有关的工业电子、汽车电子等板块入手布局相关制造业。重庆作为军工制造能力优势突出的地区,本地在声光电方面有很好的技术积累,可集中力量在特色工艺,如功率、射频、传感器等领域,解决集成电路制造领域“卡脖子”的问题。

对于上述差异化发展策略,中科曙光重庆分公司总经理周建超十分赞同。他说,越是像服务器芯片等复杂、工艺要求很高的产品的制造,背后越需要长时间坚持不懈地努力,也越需要政府的合理引导,不要一窝蜂地去做,导致重复投入。

打造更多高端研发平台吸引人才

重庆需要在引进、培育人才方面进行积极探索,为全市集成电路产业更好发展提供足够的人才支撑。

活动中,部分专家学者和企业负责人针对目前重庆集成电路产业面临的人才状况,摆问题、提建议。

重庆声光电有限公司董事长欧黎透露,最近两年,公司去国内很多高校(包括电子科大)招聘,但是基本上没有人来。目前,来公司的人基本是重庆本地的,或者跟重庆有一些情结的人。究其原因,既与公司内部工资待遇等方面没有处理好有关,也与重庆对人才吸引力还不够有关。因此,重庆集成电路产业要真正吸引大批人才过来,除了企业要想办法外,政府还要出一些政策。

如何吸引人才?重庆大学教授陈显平认为,在政策之外,重庆还应该打造更多的高水平研究院等高端研发平台。

陈显平介绍,他跟不少人交流时发现,重庆给予青年人才的钱是高于其他省份的。“但为什么人才不愿意来?他们的说法是:我来了拿到钱是次要的。我要出成果,我要去做科研,却没有平台。”

“深圳是值得我们学习的。”陈显平举例说,大疆、华大基因都是以研究院的形式孵化出来的。这些高水平的产业技术研究院解决了我们企业的问题,因为引进更多的高端人才到研发平台上,我们的硕士、博士就培养出来了。

电子科技大学集成电路研究中心主任张波则建议,在微电子人才培养方面,重庆也需努力。在这方面,重庆可进一步加大利用国际人才的力量和国内包括电子科大等在内的高校力量,加强基础人才的培养。

做好芯片在相关产业中的应用

重庆声光电有限公司董事长欧黎坦言,相对于欧美发达国家,我国集成电路在各个产业应用环节是存在差距的。所以,从这一点来说,重庆要更好地发展集成电路产业,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项目立项,包括有针对性的用户牵引这个点一定要做好;其次就是应用环节一定要解决,如果应用环节不解决,很多芯片产品做出来不能落地,集成电路产业就很难发展好。

解决集成电路应用,实际上是解决具体发展什么产业的问题。对此,恩智浦重庆半导体有限公司总经理易生海表示,重庆汽车电子市场有非常好的基础,汽车电子产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为重庆的汽车产量占全国10%,在全国领先,汽车产业链的产值占全国6%,汽车电子芯片的使用量占全国的3%。

清华大学博士、中国半导体协会理事陈大同建议,重庆发展集成电路产业,不要用政府“有形的手”去做,而是要市场化。即以企业作为核心,企业想做什么,政府要四两拨千斤,对其予以支持。

“从这个角度上而言,重庆的集成电路到底应该以什么产业为主,我认为是不拘一格。”陈大同说,因为重庆市的环境很好,在手机、笔电、汽车等不少领域都有基础。 ​​​​​​​

 

 

 

 

 

 

了解更多:

访问意法半导体ST MCU中文官网STM32/STM8中文社区

最新的32位Cortex-M单片机STM328位STM8单片机产品信息;

STM32中文资料、 STM32参考设计ST MCU技术培训STM32开发板活动

STM32单片机微信 
继续阅读
产业弱、人才缺:芯片如何走出“鸡生蛋”悖论?

随着个别国家对全球产业链的粗暴阻截,我们国内芯片产业链技术落后的困境愈加凸显。中国海关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芯片的进口总额高达3040亿美元,进口额排名第一。目前,国内芯片自给率不到30%。

光刻机研发遇“瓶颈”?芯片重压下,美科技离不开中国这三项技术

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技术的发展也越来越迅速。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中,没有任何一个人甘愿做时代的"抛弃者",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甚至是每一个国家都在向着更加高端的技术进行攻克和研发,争做时代中的领先者。

2021年,物联网将如何重塑电子制造业?

物联网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企业在21世纪的运作方式,尽管随着COVID-19流行病的爆发,全球的商业运营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场灾难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延误,尤其是在电子制造业,进一步鼓励了参与者。为了应对这一令人沮丧的行业挫折,制造商被迫重新评估其工艺、劳动力安全和应急计划。他们已经能够利用数字技术来应对这一流行病带来的挑战。

华为迎来盟友,芯片巨头表态,“去美化”势不可挡!

事实上,台积电虽然是中国企业,拥有最先进的工艺生产技术,但是台积电所使用的的很多设备以及元器件,都是来源于美国的。而美国在二次修改规定之后表示,所有使用美国设备以及美国元器件的企业都不得再与华为进行合作,所以,台积电也是需要断供华为的。

为什么工业物联网是智能制造集大成者?

智能制造是什么?怎样的情形才算是智能制造?为什么我们在智能制造中要去使用物联网?为什么使用云平台?这些对于广大期望能够对智能制造进行了解或者参与到智能制造这场变更的学者、工程师、企业家、企业管理人员都是统一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