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企业鼻祖之一Rethink Robotics宣布倒闭,机器人行业该何去何从

分享到:

在全球工业机器人处于高速增长的背景下,业内知名的机器人企业、协作机器人(Cobot)鼻祖之一Rethink Robotics却宣布倒闭,震惊业内。

外媒指出,Rethink Robotics本来要卖股权给一位神秘买主,但临时在最后一刻被取消,因为资金周转失灵,推出的机器销售也不如预期,导致走上倒闭一路。

这家成立于2008年初的公司,在协作机器人领域一贯被视为行业先驱和领头羊。事实上,Rethink Robotics不仅在早期就提出了协作机器人的概念,还先后推出了代表性的工业机器人Baxter和Sawyer,对行业发展起到了深远影响。

1

机器人Baxter是第一代协作机器人,体积较大。(图自:Rethink Robotics)

2

第二代机器人Sawyer已经体积变小但更灵活。(图自:Rethink Robotics)

在此之外,Rethink Robotics也一度是资本的宠儿,尤其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更是对其青睐有加。公开资料显示,贝佐斯参与了该公司2008~2017年间A轮~E轮的8轮融资,共计1.1153亿美元。而Rethink Robotics在2017年8月的最后一次1800万美元的E轮融资,就是贝佐斯私人投资公司Bezos Expeditions领投的。

一个大势行业的领军企业,缘何“突然死亡”?

协作机器人,机器人中的万金油

所谓协作机器人,主要与传统机器人相区别,也属于工业机器人的一种。它最大的特点在于,被设计为可以与人类并肩工作,并且可通过软件使协作机器人易于编程、周身的传感器和控制软件可以用来防止机器人意外伤害到靠近的人类。

那么,协作机器人的市场有多大?国际研究机构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曾发布报告称,到2024年底,全球协作机器人的市值将达到950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0%;巴克莱银行的生产资料分析师也估计,2015年~2025年的短短10年间,协作机器人市场将从1.16亿美元增长到115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Rethink Robotics的总部位于美国麻省波士顿Wormwood街27号,创始人为MIT计算器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前任主任Rodney Brooks。之所以将该公司称为行业鼻祖之一,是因为它成功地推出了协作机器人(Cobot)这一概念,并为概念的推出和普及做了大量工作。这种机器人的灵活性使得工业机器人的市场格局从根源上发生了变化。同一台协作机器人可以快速应用到不同的岗位上,只需简单编程便可以执行各种任务,受到许多任务厂用户的喜爱。

3

被誉为“机器人之父”的Rodney Brooks

2011年和2015年,Rethink Robotics先后推出了两款标志性的协作机器人产品,分别是双臂机器人Baxter和单臂机器人Sawyer,能够处理普通机器人无法处理的高精度工业任务。除此之外,该公司开发的Baxter Research Robot还能为学术和企业研发环境提供一个类人机器人平台,集成传感器和一个开放的软件开发套件,用于创建自定义应用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Rodney Brooks本人也是扫地机器人iRobot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也正因如此,该公司深受资本的推崇。新经济创投数据服务商IT桔子的数据显示,Rethink Robotics的E轮投资方包括Bezos Expeditions、高盛集团(中国)、GE Ventures通用电气、Charles River Ventures(CRV)、高原资本(Highland Capital Partners)、艾德维克(Adveq)等业内相当资深的投资机构。而贝佐斯本人对Rethink Robotics的投资更可谓一以贯之,足见对于该公司和行业的看好。

回顾之下,Rethink Robotics的倒闭更令人唏嘘。

“巨头抢食+过于理想化+不接地气”导致倒闭

首席执行官Scott Eckert的一封信,让Rethink Robotics的倒闭坐实了。

在这封信里,他表示Rethink Robotics在工业机器人领域是行业先驱,也创建了协作机器人这一新品类,但在市场表现方面却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

这个消息多少令人感到惊讶。今年7月,该公司还宣布将在美国、欧洲和亚太地区建立7个经销商。此前,Rethink Robotics已经在中国、德国、英国、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全球多个国家拥有分销合作伙伴。就在上个月,这家公司还宣布出售了第2500个协作机器人产品。

不过,Rethink Robotics的倒闭也并不是无迹可寻。

Scott Eckert在信里表示,主要原因是几款机器人的销售量远远低于预期,导致现金流不足。事实上,在协作机器人这个前景广阔的市场中,高阶玩家大有人在,其中不乏大型跨国公司,比如ABB、爱普生(Epson)、发那科(Fanuc)、费斯托(Festo)、欧姆龙(Omron)等全球知名公司。这些公司都在这一领域加足了筹码,试图跑马圈地、抢占先机。

但另一方面,协作机器人门槛降低、市场教育成本高等也是该行业发展的掣肘。正如一位投资了多个机器人项目的资深投资人所言,今年以来资本收紧,但市场又没有预想的好,已经连续有机器人公司退出历史舞台,“只能说,这是行业发展的必经阶段。哪怕是开山鼻祖,跟不上速度也一样会被淘汰”。

台湾业者指出,Rethink Robotics的硬件设计概念其实走得非常前端,包括机器人头顶放置双镜头,身上有触控屏幕,然而软件技术无法搭配,使得“机器视觉”无法展现威力,而对该公司号称已经出货2500支机器人,业界也抱持怀疑。而他们没有得到商业成功,关键可能是因为创办人是一群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学术背景过于浓厚,理想性高但并无法满足真正工业需求,最后没有太多客户采用。

该业者进一步指出,Rethink Robotics虽提供了许多车厂客户认证数据,但缺乏真正的大量采用客户做实证,加上产品规格精密度不够,不符合工业需求,刚性也不足,机器手臂抓起重物移动时不仅速度过慢,到定点时的晃动问题也无法克服,导致这家协作机器人元老级企业由盛而衰。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博世旗下的机器人开发商Mayfield Robotics、消费机器人公司TickTock,甚至国内的不少机器人创业公司都已退出历史舞台,这个行业的洗牌速度相当快。

尽管如此,上述资深投资人仍然认为协作机器人大有可为。IT桔子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机器人领域发生的投资事件共有143次,频次相对前两年有所下降,但融资金额达85.34亿元,几乎是2016年和2017年的总和。“行业仍然会继续向前走,并且目前看到AI技术在这个领域的应用越来越多,商业化落地是下一步比较大的挑战。”他坦言。

继续阅读
刘庆峰:让人工智能更好地服务于人间烟火

“老百姓绝不会为了人工智能这个标签买单,而是为了人工智能所带来的优势买单。要让人工智能更好地服务于‘人间烟火’。”10月23日,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

源码资本吴健:从工业互联网看机器人的价值发现

2020年10月13日,源码资本合伙人吴健受邀参加“第三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并发表“ 从工业互联网看机器人的价值发现”的主题演讲。

“新基建”推动人工智能发展 讯飞开放平台开发者复合增长超53%

10月23日,2020科大讯飞全球1024开发者节开幕式于中国合肥的安徽广播电视台亚洲一号演播厅隆重举行。科大讯飞集团副总裁于继栋发布了讯飞开放平台新品讯飞AI云,并从技术层面讲述了“讯飞开放平台”十年来的发展历程及最新进展。

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结合互惠共存 赋能更多意义

技术日新月异,在持续发展下不断探索和创新,如今,物联网正变得越来越智能,尤其是在人工智能的融合助力下,开启物联网潜力,让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和价值。

忆阻器类脑芯片与人工智能

现阶段计算与存储分离的“冯·诺依曼”体系在功耗和速率方面已经不能满足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需求,存算一体化的类脑计算方案有望解决这一问题,迅速成为研究热点。忆阻器是一种新型微电子基础器件,其电阻可通过外场连续调节且具有非易失性、小尺寸、低能耗、高速和CMOS兼容等优良特性,被认为是快速实现存算一体化计算最具潜力的类突触器件。与此同时,光电子器件和神经元遵从动力学数学同构性,借助这种同构性可用光电子器件模拟神经元行为并实现类脑计算,基于光子器件的类脑芯片正在往更高集成度、更低功耗、更高性能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