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半导体投资“热潮”,是“治标不治本”?

分享到:

中兴通讯被美制裁,中国芯片产业受人钳制,大众纷纷为“中国之芯”为伤。原本不为大众熟知的半导体行业推到前台,整个产业的专家、研究人员、创业者、投资人都希望为中国的芯片伤痕开出相应的“处方”。

此次美国对中兴通讯的制裁,让更多人知道了中国芯片产业上的“硬伤”。需要补充的是,芯片是半导体材料中最具有商业价值的一种,而一块芯片的生产可以简单理解为,将原材料的单晶硅棒切割成晶圆,并在晶圆上做集成电路,从而生产出芯片。芯片所在的半导体行业的产业链分为三大块:上游是半导体原材料;中游包括芯片集成电路的IC设计、制造、封测三大环节,属于核心环节;下游是各类市场需求,包括终端电子产品,包括手机、汽车、通讯设备等。而目前中游环节的“芯片制造”正是国内芯片产业的薄弱环节。

近期,第二届2018集微半导体峰会在厦门海沧隆重举行,而本次论坛核心的问题是中国的集成电路如何发展。

 

“热钱”无法解决集成电路产业的根本问题

 

近年来,企业、地方的基金推高了集成电路行业的热度。根据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的统计,截止2017年6月,由“大基金”撬动的地方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包括筹建中)达5145亿元。截止到2017年12月,全国地方政府在半导体产业的资本总投入超过3300亿元。

QQ浏览器截图20181007220059

 

来自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刁石京认为,热钱无法解决产业根本问题,在集成电路产业受到空前关注,大量热钱、投资涌入的当下,更要静下心来踏实发展。

“看似热闹不差钱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企业依靠自身实力的研发投入、规模化投入严重不足。”厦门半导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汇联指出,从发展阶段来讲,整个产业不差钱,但却出现了资源错配的问题。这种资源错配同时带来另一个麻烦:就是过度的资本炒作。这种炒作不利于企业的技术转移,技术积累,人才积累和品牌积累。

而随着集成电路行业的大热,也迎来跟多初创企业的进场。集微网创始人老杳称:“这两年随着更多资本的介入,新一代的创业者获得资金的成本会更低,起点也会更高,让整个产业生态发生更大的变化。”例如AI领域,一个好一点的项目还没有做出产品,A轮估值就已经达到几亿美元了,这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半导体行业的投资门槛。因此,王汇联建议称,对于企业而言切勿盲目跟进,特别是初创型的中小企业进入这个领域一定要慎重。

而近期出台新规,对银行股权投资有跟多限制,融资难的问题会很快发生。因此,元禾华创陈大同称,今后企业融资会更难,而行业企业的估值也会趋于理性。

而因为热钱涌入,投资跟风、项目估值过高,这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因此,“呼吁理性投资,不跟风、不凑热闹、不追星,拒绝虚高估值”成为了更多集成电路企业和投资基金的共识。

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认为,他们一直在找能够理解这个产业特征的投资机构。如果它不理解这个产业的投资规律的话,也许它半年或者是一年以后,就会向我们要回报了。但做集成电路(IC)设计肯定不是很短时间就能够见效的。因此,在他看来,双方有长期的共同的战略目标,这样的合作才有可能会成功。

 

行业需要加强保护知识产权

在集成电路领域,关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同样是关键的一环。瑞芯微董事长励民表示:“我们要特别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当我们人的工资很高,知识产权不能保护,人家就不愿意来,就像中美摩擦有很大的焦点就是知识产权保护很大的问题,政府机关都有各个办公室,但是没有这方面做很好的工作。如果人才不集中起来,而且知识产权不保护,人家也不会来,这样的话就会影响产业。”

但在国内集成电路行业投资角度来看,IP并不是获得资本的必要条件。张帆补充说:“在美国如果你没有好的IP是融不到钱,在中国因为钱特别多,就是有一些公司可能有干净的IP,或者是身上可能还有官司,它还能拿到融资,这个也是一个很奇葩的现象。但是从资金的角度来讲,可能希望寻求的是最快速的回报。这样一个恶性循环会导致今后没有人去创新。”

而从企业的发展壮大来看,集成电路企业的IP关系到发展并购。芯原董事长戴伟民:企业在做大做强,甚至要准备并购的时候,如果你有一个很强的IP的时候,地位就不一样了。如果企业没有产出,怎么能走出来,所以IP保护很重要。如果没有IP,我国国内的人力成本就没有优势,所以希望国家重视IP。事实上,美国、日本都是经历这样的过程。”

“知识产权保护不力,公司花费精力培养的人才,可能带走核心技术去创立新公司,反过来跟自己打价格战,国家对知识产权方面的保护仍有缺失。”戴伟民表示称。

 

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还需要10年甚至30年的努力

集成电路产业最为高科技产业,不仅仅需要的是资本的支持,它更需要的是时间。刁石京认为,我们必须要面对是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没有退路也没有捷径。集成电路(IC)业发展起来需要十年甚至三十年的努力,目前国内集成电路业强调战略需求、进口替代,这是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必然趋势,要向价值链的核心端转移。

韦尔股份董事长虞仁荣:“我觉得市场在中国,中国需求这么大,只要我们不断的耕耘,十年二十年之后,肯定会出现几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这个是坚定不移地相信。当然需要中国公司和用户给我们更多的机会。当然,我们要更多的做好我们的产品。”

“实际上这个集成电路行业是国际上一个大的产业链,一个大循环,我们不可能一天之内就把我们的短板补齐,还是要坚持把手上能做的事情做好。那些短板的东西还是要靠国际合作或者其他的方式补齐,业界要进一步努力。当然国家的投入也很重要,短时间内要解决这个问题,没有五到十年是不可能解决的,还需要有耐心。”盈富泰克总经理周宁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元禾华创陈大同:以我们现在的水平,我们并不是要取代全世界,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发展到一定程度,这个产业应该有我们在国际产业链当中的地位,跟我们的市场相符合,能够嵌入到这里面。”

“封装测试这一块比较简单,我们基本上跟国际差距不大,设计方面可能还需要五到十年,到我们能够跟人家相比较。制造这个方面差距更大,我估计十年到二十年。最难的应该是材料和设备,材料和设备最少我估计要15到20年以上,才能融入整个世界。”陈大同还从时间节点做了一个判断。

而事实上,在中国集成电路奋勇追逐的路上,除了上述问题,产业人才缺乏、政企的角色认识同样也是这个行业面临的棘手问题。励民也坦言,当前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面临的首先是人才问题,这个产业没有人才成不了事,中国大陆在高端人才培养方面跟欧美日韩及中国台湾的差距不小。

 

集成电路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政策和资金的支持,而政府管多管少、怎么介入、承担怎样的角色也考验着政企互动协调的能力。

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我觉得政府应该做政府该做的事,民间该做民间该做的事。一些初创企业小的公司,特别是是市场化操作的,政府可以做一些支持,通过基金来做,我觉得是最适合的。整个行业最后一定会逐渐的市场化。行业只有更加市场化,才会理性化,否则会有很多盲目的东西。因为政府对盈利没有明确的诉求,会导致地方政府盲目的介入投资,而过度的投资没法让这个行业发展起来。”

 

 

 

 

 

 

 

 

了解更多:

访问意法半导体ST MCU中文官网STM32/STM8中文社区

最新的32位Cortex-M单片机STM328位STM8单片机产品信息;

STM32中文资料、 STM32参考设计ST MCU技术培训STM32开发板活动

STM32单片机微信 
继续阅读
未来已来,百度打造AI新基建时代发展的“高速公路”

5G通信、大数据、云计算、无人配送、智慧物流……双11不仅作为国内经济开始逐渐回暖、复苏、重启的见证,也成为了数字新基建的最好测压机会,而参与其中的AI新基建头雁百度则凭借完备的技术布局和扎实技术底蕴,成为助力各行各业智能化的AI基础底座。

5G才是目标?芯片或将出现转机,幸亏华为提前做好准备

自从去年五月份开始,华为的业务就开始接连不断地遭遇针对。首先是5G,再是系统,然后又到了今年的芯片。对于华为来说,5G和系统方面的针对其实并没有令自己损失,一方面5G是由自己完全自主研发,所以核心技术和专利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甚至美国还特意批准相关企业参加有华为存在的5G标准大会。而系统方面华为也有HMS和鸿蒙,所以这两点限制对华为来说并没有造成太大损失。

AI香水来了,你会买吗?

作为一项历史悠久的定制艺术品,香水在千百年来受到无数人的欢迎。专业调香师更是需要经过数十年的学习和训练,才能习得开发香水这项宝贵技能。近年,在图像、影像及语音识别等领域大放异彩的人工智能也开始逐渐渗透到香水行业。有趣的是,AI制作香水并不依赖嗅觉,其原理类似于人工智能作曲和写作,通过大量分析香水的配方成分与销售资料,运用机率统计与排列组合等大数据运算,帮助调香师更有效率地调配出符合消费者喜好的配方。

AI智能外呼机器人都具备哪些功能?

互联网时代快速发展,人工智能早已逐步渗透各行各业,在生活中我们也不难发现,从指纹识别、人脸识别到专家系统、自动程序设计等技术应用,人工智能改变了我们的工作环境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世外智慧:AI如何加速智能化教学创新

创建于2014年的世外智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外智慧”),是一家专门从事教育信息化应用研究和开发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公司隶属于上海世外教育集团,该集团办学已经超过25年,旗下拥有50多所学校、3000多名教师,50000多名学生。而世外智慧创办的目的,就是为上海世外教育集团搭建一个数字化的校园平台,涵盖教育资源、智慧管理、学校文化、大数据分析、校园安全、家校联通等等相关的应用,同时接入各种硬件终端以及为学校开发相关的个性化的应用,来满足学校多样化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