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把矛头对准谷歌,试图监管谷歌

分享到:

特朗普对硅谷的战争一直在进行,这次,他把矛头对准了搜索引擎巨头谷歌。

如果说之前的互怼还停留在发推层面,这次,特朗普正把战争进一步提升到白宫的监管层面。

本周二,白宫表示将会尝试对谷歌做适当监管。事情的起因是特朗普,他表示,在用谷歌搜“特朗普新闻”的关键词条时,搜索结果只显示了CNN这些“假新闻媒体”的观点或报道,而共和党、保守派以及其他“公平媒体”的声音都被拒之门外。

总统特朗普稍后也发推表示支持:

在谷歌搜索中搜索“特朗普新闻”搜出来的净是些负面新闻,搜索结果几乎都左翼媒体,这非常危险。谷歌和其同伙正在压制保守派的声音和好的消息。他们在控制我们什么能看什么不能看,这是非常严重、亟待解决的问题!


2

当天晚些时候,特朗普还说:“谷歌、推特和Facebook他们涉及的领域非常麻烦,他们必须小心行事,如果有事,那将对绝大多数人不公平。”

开启互联网监管?事闹大了!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接下来,白宫的首席经济智囊Larry Kudlow公开向华盛顿邮报表示,白宫正在考虑是否要开始对谷歌进行适当监管。

涉及到白宫对“搜索结果”的监管,事情就闹大了。

在美国,监管网络搜索结果意味着违反了《第一修正案》。有两党议员表示特朗普的这一行为已经招致了共和党人士和民主党人士的批评。这些“有志之士”认为,政府不应该在监管网络搜索结果或其他线上内容方面下功夫。

3

在美国,网络被视为一个可以公开发布言论的平台,而网络言论和书本内容一样,是代表言论自由的重要标的。

特朗普和白宫的这一发言意味着,针对谷歌、Facebook和Twitter的反保守审查指控大幅升级,科技行业的一些人士担心,这会破坏公众将网络当作一个自由思想市场的信任感。

“我们都可以就一件事达成一致:“毒信息”正在互联网上蔓延,但什么是“毒信息”呢?必须有人介入作为一个中立的仲裁者,来判断什么是可以继续的,什么是不能的”,共和党参议员John Neely Kennedy(洛杉矶)说道。

谷歌正面杠:搜索结果毫无政治偏见

当然,谷歌对白宫的言论进行了正面回应,明确表示:搜索引擎所展示的搜索结果毫无政治偏见。

4

在世界范围内,谷歌总计会处理全球90%的搜索,其强大的算法根据其计算的相关性返回结果。谷歌认为其算法是中立的,但算法需要考虑的因素包括用户的地理位置和浏览历史等,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的搜索结果看起来与其他用户可能看到的不同。

社交媒体平台不同于搜索,因为社交媒体上的信息是根据用户选择传播的。

“当用户使用谷歌搜索时,我们要确保他们在一秒之内收到最相关的答案,”一位谷歌发言人告诉CNBC,“索不是政治工具,我们不会让搜索结果偏向任何政治形态。”

每年我们都会对算法作出数以百计次的改进,以确保它们对用户的查询作出高质量的回应。我们始终在为提升谷歌搜索而努力,并且我们绝不会为了操纵政治情绪调整搜索结果。

但谷歌在搜索中究竟使用了怎样的算法,一直是一个秘密。在过去,谷歌也曾经因为在搜索结果中优先考虑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而面临过调查。

谷歌和白宫的之间的争议,也说明了谷歌及其科技同行所处的棘手政治环境。监管机构和用户越来越多地要求硅谷加大力度,对出现在网上的内容进行节制,以防止骚扰、仇恨言论,并确保公民的政治言论。

上个月, 川普在推特上表达了类似的控诉。年初的时候,谷歌因Youtube监控保守党收到了诉讼。

下周,Facebook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推特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和一位来自谷歌的代表预计在国会之前讨论监察和选举干涉的话题。

继续阅读
走进美的智能实验室,我们体验了不同于互联网企业的智能家电

现在,越来越多人使用智能家居产品来提升生活品质。对大部分人来讲,自己用的智能家居产品基本都是从互联网企业购买的,例如手机厂商等。

华为云专属月赋能五城,创新领跑互联网“云上狂欢”

这是一个无盛宴不狂欢的季节,在全民剁手乐此不疲的当下,To B圈也兴起了一场企业级的“To B采购狂欢节”,其声势绝不逊于C端用户,而且还是组团儿来的。

为什么说“在产业互联网时代,要用数据智能重构供给侧”?

这篇文章是线性资本执行董事黄松延在 2020 年 10 月底“ GTLC 全球技术领导力峰会广州站”演讲的文字整理。说到“供给侧改革”,一个重要事件是阿里巴巴在今年亮相了“小单起订”、“快速反应”的按需生产平台犀牛工厂,计划对传统生产供应链进行“柔性化改造”。 离普通人最近的例子是,一些我们所熟悉的新消费品牌,正是得益于从供给侧对生产供应链改革,可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品牌利润率。

美国动作不断?华为:已中断谷歌技术交流,“B计划”即将成功

今年9月份,芯片出口大国美国正式宣布调整芯片出口规则,尽管这将损及该国芯片业发展。然而,近期该国再次改口,同意相关供应商对华为供应非5G业务组件。尽管如此,华为仍未放松警惕。

为了不让 AI 做一个「混蛋」,谷歌操碎了心

土耳其语的「他」和「她」没有性别的区分,统一用 O 表示。过去 Google Translate 在翻译 o bir doktor(ta 是一位医生)和 o bir hemşire(ta 是一位护士)时,会把前者翻译成 He is a doctor,把后者翻译成 She is a nurse,只因为机器在学习数亿数据和某些「社会规律」之后,「偏向」把医生男性化,护士女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