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未终,人已散:李剑叶也已确认从锤子科技离职,老罗还能留住人吗?

分享到:

锤子科技创业之初罗永浩拉拢来的得力干将,正在一个一个地离开他。

云平台研发总监池建强、前锤子科技CTO钱晨博士相继离职,而据新浪科技报道,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也已确认从锤子科技离职,并已入职阿里巴巴达摩院人工智能实验室。新浪科技向锤子科技方面求证,对方确认了此消息,李剑叶的微博认证也改为了“前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

2

2016 年 7 月,锤子最艰难的那段时间,就有消息称“锤子遭遇严重危机:传已有20多位高管离职”,最终虽然只有钱晨确认离职,锤子科技也挺了过来,但似乎没能挽救“留不住人”的命运。

 

3

实际上,今年三月,就有业内人士爆料称,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有意向离开锤子科技。

李剑叶并未确认该消息,本人在新浪微博发布消息称“我爱锤子科技,我爱你们!”锤子科技UX产品总监朱萧木则以“爱你”进行回应,在锤粉们心中,李剑叶老师的离职几乎是已经确认的事了。

记者获悉,李剑叶入职的实际上是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消费级硬件的工业设计,而不是“达摩院”。此外,也有消息表示李剑叶将负责下一代“天猫精灵”的设计。飞利浦是以小家电著称,从小家电到小家电,李剑叶在手机行业转了个弯,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老本行。

资料显示,李剑叶1999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工业设计系;200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师从柳冠中先生,获硕士学位;2002年,就职于摩托罗拉北亚设计中心,产品设计师。2004~2012年,就职于香港飞利浦设计中心,是飞利浦香港最年轻的中国籍产品设计顾问。

4

李剑叶飞利浦时期的一些设计

据界面报道,2013 年 11 月,李剑叶正式加入了锤子科技。而此时锤子 T1 已经基本完成了概念阶段,主导设计的是 Beats by Dr.Dre 耳机的设计公司 Ammunition。由于手机外形已确定,他的主要任务是手机内部的零件摆放设计、外部细节修改、以及手机包装盒的设计。

李剑叶说他不觉得 T1 有多惊艳,但他相信老罗是能讲故事的人。而他第一次和罗永浩交谈时,就感觉双方理念很相似。

李剑叶加盟后,和罗永浩一起完成了配件横向排列的包装盒设计,同时也为锤子科技带来了第一个“IF设计大奖”。

5

罗永浩和李剑叶希望打开手机包装盒时能有种隆重的仪式感,要让使用者有惊艳的感觉,所以李剑叶的设计让T1包装盒打开的时间持续到3秒以上。“Simplicity is the hidden complexity”这句颇有“逼格”的广告语,也是李剑叶提出来的。

而锤子配件上的一些设计小心思,比如凹槽区分正反面、发光数据线方便夜间充电等等,也都是出自李剑叶之手。

说回手机,在锤子科技的这段时间,李剑叶主要主导了 Smartisan T2、坚果一代、Smartisian M1/M1L 等产品。

6

坚果一代

这几款手机我们都很熟了,外界对其设计的评论褒贬不一,但客观地说,坚果一代的多彩竖条纹后盖,以及 M1L “不显土”的香槟色,都还算是有特色的设计。但“好看有余”,“手感不足”的问题一直存在,锋利到足以切水果的边角设计,让人们怀疑罗永浩和李剑叶是否太过执拗。

总之,李剑叶在锤子的生涯已经告一段落,他为锤子带来了第一座 IF 金奖,并留下了几款特色鲜明的手机产品。

要肯定的是,罗永浩的包装能力确实是一流的。得益于自己的话题度,罗永浩把自己身边的几名干将都提拔成了“网红”。在多次直播活动中,李剑叶也与罗永浩、朱萧木等人一同亮相。

但“网红”终究也是要干实事的。我们都知道的是,罗永浩在锤子科技有很大的话语权,而他本人又比较强势,笃信自己的审美官和价值观,无论是谁,在他手底下做设计都是不好过的。

但到底是李剑叶不满意锤子科技,还是罗永浩不满意李剑叶,我们终究是无从知晓了。

而除了锤子科技的产品以外,李剑叶本人也有一些行为引发了争议。

首先是收费微信群。也许是看到许岑的 PPT 课程卖得风生水起,李剑叶也建立了一个设计思维和经验的“深度交流群”,但入会费就要一万人民币。

此举一经公布就引来了大量吐槽,“每天上线一小时”“每人每周只能提一个问题”,甚至入会费都能分期等设定,被指责为赤裸裸地收割粉丝,吃相太难看,连前 CTO 钱晨都转发了微博并以“不好”二字评论。不过后来李剑叶在微博表示入群已停止,共有五人入群,并且都是免费的,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第二个,缘起于李剑叶的“知名作品:“爱你五百年”戒指。李剑叶将“紧箍咒”等比缩小,设计了“这款”戒指。

7

然而时尚博主“熊猫大李”也在微博晒出了相关产品,并指出李剑叶并不是原创设计。对比,李剑叶则以“百万悬赏”作为回应。

这个“百万悬赏”最终当然没有兑现,只是有懂行的朋友指出,这款戒指以 18K 金的规格卖到了 1500 元的价格,多少有些虚高。

最后,多操几个心。钱晨离职后,继任 CTO 一职的是华为系的吴德周,而对于他的贡献,罗永浩也是赞不绝口;那么,一贯强调设计的锤子科技,又会找来谁继任工业设计领头人这么一个重要的职位呢?继任者能和老罗和谐共处吗?

这个月锤子科技会有新一场发布会,不出意外应该是外观没有什么太大变化的坚果 Pro 2s,李剑叶离职后,锤子科技工业设计的改变,也只能等到再下一款产品时才能见分晓了。而现状是,因为坚果 Pro 2 积累的“路人缘”,又被“TNT”败光,曾经的得力干将又相继离开,罗永浩是时候好好思考一下锤子科技的未来了。

继续阅读
小冰解锁人工智能黑科技 为虚拟人类生成面容

10月29日消息,小冰人工智能框架日前解锁新功能。面向个人用户的虚拟人类产品线新增生物学特征生成功能,用户可根据自己的审美偏好,亲自为虚拟人类实时创造独一无二的面容。目前,该功能已在虚拟男性恋人中部署完毕正式上线。

刘庆峰:让人工智能更好地服务于人间烟火

“老百姓绝不会为了人工智能这个标签买单,而是为了人工智能所带来的优势买单。要让人工智能更好地服务于‘人间烟火’。”10月23日,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

“新基建”推动人工智能发展 讯飞开放平台开发者复合增长超53%

10月23日,2020科大讯飞全球1024开发者节开幕式于中国合肥的安徽广播电视台亚洲一号演播厅隆重举行。科大讯飞集团副总裁于继栋发布了讯飞开放平台新品讯飞AI云,并从技术层面讲述了“讯飞开放平台”十年来的发展历程及最新进展。

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结合互惠共存 赋能更多意义

技术日新月异,在持续发展下不断探索和创新,如今,物联网正变得越来越智能,尤其是在人工智能的融合助力下,开启物联网潜力,让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和价值。

忆阻器类脑芯片与人工智能

现阶段计算与存储分离的“冯·诺依曼”体系在功耗和速率方面已经不能满足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需求,存算一体化的类脑计算方案有望解决这一问题,迅速成为研究热点。忆阻器是一种新型微电子基础器件,其电阻可通过外场连续调节且具有非易失性、小尺寸、低能耗、高速和CMOS兼容等优良特性,被认为是快速实现存算一体化计算最具潜力的类突触器件。与此同时,光电子器件和神经元遵从动力学数学同构性,借助这种同构性可用光电子器件模拟神经元行为并实现类脑计算,基于光子器件的类脑芯片正在往更高集成度、更低功耗、更高性能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