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IoT or LoRa,中国企业更喜欢哪种物联网模式?

分享到:

一家饭店的好坏,不是吆喝出来的,而是看有多少顾客。

一项技术标准的好坏,也不是开发者说了算的,而是看有多少客户采用。

在如今蓬勃发展的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IoT)行业中,需要远距离通信的应用越来越多,低功耗广域网(LPWAN)因此日益成长。超长距离低功耗数据传输(Long Range;LoRa)作为其中两个发展势头最好的标准之一,正利用其超长距离、超低功耗、超低成本等优势,疯狂地攻城略地。

LoRa在中国的燎原之势

日前,支持物联网LPWAN开放标准LoRaWAN的全球企业协会LoRa联盟,携其联盟成员参展了今年的上海世界移动大会(MWC 2018),展示了数百万采用LoRaWAN的设备和解决方案。

在展会期间,LoRa联盟还与其成员阿里巴巴共同举办媒体会,记者也受邀参加,与LoRa联盟大使 Kenny Pai和阿里巴巴阿里云IoT事业部市场部总监王云词进行了面对面交流。

2

联盟大使 Kenny Pai

Kenny Pai介绍了目前LoRaWAN网络在全球的覆盖情况,如下图黄色区域所示,目前支持LoRa的网络运营商有83个,全球已经有超过了一百个国家部署了LoRa的网络。这里面包括电信运营商、网络运营商以及私人独立机构自己使用的网络。

3

而在过去几个月里,LoRaWAN在中国也获得了迅速发展。

2017年10月,LoRa联盟在苏州举办其第九次联盟全体成员大会时称,已在中国大陆部署了三个公开发布的网络(点击查看相关报道)。而在过去的仅仅8个月中,贵州、上海、深圳、广州、北京、南京、苏州、武汉、内蒙古等多地的LoRaWAN网络已经开始部署,主要涵盖智慧城市、智能家居、楼宇和社区四大垂直市场。

这其中最大牌的客户当属阿里巴巴和中国联通了,他们共同宣布在杭州和宁波建立LoRaWAN网络,并预计在今年8月正式商用。

BAT之一、三大运营商之一都如此高调为LoRaWAN站台,可见LoRaWAN“用过都说好”的口碑已经不仅仅存在于看重成本的中小企业中,行业巨鳄也开始与其互粉。

4

LoRaWAN的优点一览

为什么客户用过之后都说好?Kenny Pai在介绍LoRaWAN优势时着重强调了三个用户最喜欢的特点:

第一,长寿命。LoRaWAN网络可以在非常省电的情况下使用,比如在水表电池上,大概可以有十年的寿命。

第二,长距离。LoRaWAN可以把资料传输变成长距离,过去资料无线的传输,以Wi-Fi、蓝牙等短距离方案为主,大概都在几十米、几百米范围内,LoRa则可以做到几十公里以上的距离传输。

第三,低成本。LoRaWAN网络整个架构非常简单,使用成本非常低。

与NB-IoT主要不同在商业模式

虽然双方一直强调各有所长,但LoRa还是一直被拿来与NB-IoT做比较。

技术上的比较,这次Kenny Pai应媒体要求,介绍了两者在中国商业模式方面的不同。

NB-IoT是从电信运营商的标准延伸出来的,所以大部分的电信运营商会支持它,换句话说叫含着金汤匙出生;LoRa标准则是从商业运用中诞生的平台,更草根、接地气。两者技术上有一些类似的地方,有一些竞争的地方,主要差异点在于商业运营模式。

NB-IoT基本是由电信运营商来做运营,所以使用者基本必须用它的服务,用它的网关,把资料通过他们做传输。LoRa则更灵活,有各种不同的组合方式。

在LoRa来讲,不管是阿里巴巴这样的大公司,还是几个人的小家庭,都可以参与组网,也可以设定自己的平台,以自己的方式来做运营。

“其实在某一些领域,我们国内有一些客户,这两个技术(LoRa和NB-IoT)是并行采用的。NB-IoT更受限于新基站架设的难度,而对于LoRa来讲,新增一个网关比较容易,价格也低很多。你可以根据需要,增加不同的网关覆盖。” Kenny Pai表示。

阿里巴巴在用LoRa做什么?

阿里云在LoRa联盟中担任多个领导职位,前段时间,阿里云IoT事业部总经理库伟被选为LoRa联盟董事会成员,Xiaobo Yu博士被选为亚太地区副主席。

王云词介绍到,阿里云的物联网平台兼容绝大多数的物联网通讯协议,由于非常看好非授权频谱在广域网中的应用,所以做了大量基于LoRaWAN网络的产品。

5

阿里巴巴阿里云IoT事业部市场部总监王云词

阿里云开发了一个阿里云Link WAN core广域网管理平台,主要支持LoRa的协议。LoRaWAN作为物联网链接的垂直应用,它可以使用阿里的Link WAN 核心网平台,管理所有的基站和节点设备,同时LoRaWAN也可以自主选择其他的平台。

6

“这里面沉淀了阿里巴巴多年来的技术核心,包括海量连接的技术。它来自阿里巴巴和阿里云在历年‘双十一’中的核心技术实践和积累。”王云词表示。

在LoRaWAN的具体应用上,王云词举了物联网小镇和菜鸟物流园的例子。

去年,阿里巴巴在无锡鸿山打造了中国第一个物联网小镇,小镇中部署了大量的传感器,再通过LoRa协议,把数据采集到阿里云平台上做统一管理。

另一个LoRa技术应用的例子,是在一个总建筑大概在20万平方米的菜鸟物流园区,园区内用了四个LoRa微型网关,仅仅四个基站,就把20万平方米的园区完美覆盖。其中一个应用场景是智能水表,水表内安装了LoRa模组,可以远程抄取用水量。在阿里云的Link WAN Core物联网云平台上面,还使用了智能算法,可以计算水的用量,及时发现漏水等异常情况。

7

采用LoRa组网管理的菜鸟物流园区

同样,LoRaWAN技术也被应用在园区的智能电表上,远程监测电表电流值,保证整个园区不至于发生临时的断电。另外针对菜鸟储存的生鲜物品,LoRaWAN网络+传感器也能实现对仓库温湿度的实时监测。

其他有意思的LoRa网络应用还有:智能井盖监测井盖斜度和井内水位;仓库物品堆高的水平扫描和监测;对进入园区的运输车辆实行GPS和LoRa双重定位和调度……

王云词称,“像这样的菜鸟园区,今明两年内会在全国大量出现。”

阿里巴巴并不只是把LoRa当作一项标准在用,而是在做生态。根据市场调研,目前全国有一千家以上LoRa网络搭建在阿里云平台上,而物联网开发者则超过一百万家。

“国内的LoRa基站目前数量也有一百万个,这些都是我们阿里云IoT推广LoRa技术的合作伙伴,我们今年要组建团队去拓展这些资源,与LoRa联盟在内的所有合作伙伴,一起推广整个LoRa产业在中国的发展。” 王云词表示。

LoRa联盟成员展示的设备和解决方案

LoRa 联盟目前全球拥有超过500名成员,此次LoRa联盟选择了16家联盟成员在LoRa联盟的展台进行展示,包括Semtech、OrbiWise、STMicroelectronics、Kerlink以及中国厂商ThingPark China、武汉慧联科技(EasyLink)、武汉拓宝(Turbo Technology)、利尔达(Lierda)等。 20180703-LoRa-Alibaba-3 此次联盟成员展示的设备和解决方案涵盖诸多垂直市场,如农业、安防、智慧城市等。

8

此次也携手其在中国的分销商Eolane展示了其在中国的一些成功案例,他们目前已在上海成功部署了一个网络,OrbiWise战略客户资深总监Didier HELAL表示:“这是OrbiWise增长最快的一个网络案例,在数月间接入的设备就已经达数万个。”

Semtech无线和传感产品部门副总裁和总经理Marc Pegulu说道,“LoRa设备和无线射频技术以及LoRaWAN协议的独特能力为行业提供各种应用,涉及燃气表和水表应用到远程监控街灯。作为LoRa联盟的创始成员之一,我们的技术已被广泛应用多年,是最成熟的LPWAN平台。”

中国厂商ThingPark China则展示了他们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主要有三部分组成,包括:公共安全、公共服务、公共管理。这一解决方案已经在2017年被上海市采用。该方案的传感器都基于LoRa的技术,采用了LoRaWAN协议。

“对于中国和世界各地的物联网来说,都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LoRa联盟的首席执行官兼主席Donna Moore说:“LoRaWAN技术正被广泛和积极地部署,并且已经被需要经过验证的、安全的低功耗广域网络系统所使用。快速增长的一系列使用案例清楚地验证了LoRaWAN的强大业务案例。LoRa联盟已在欧洲取得巨大成功,我们认为现在正是在中国市场深入发展的最佳时机。我们相信LoRa联盟能为中国公司提供最佳服务。”

继续阅读
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结合互惠共存 赋能更多意义

技术日新月异,在持续发展下不断探索和创新,如今,物联网正变得越来越智能,尤其是在人工智能的融合助力下,开启物联网潜力,让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和价值。

2021年,物联网将如何重塑电子制造业?

物联网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企业在21世纪的运作方式,尽管随着COVID-19流行病的爆发,全球的商业运营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场灾难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延误,尤其是在电子制造业,进一步鼓励了参与者。为了应对这一令人沮丧的行业挫折,制造商被迫重新评估其工艺、劳动力安全和应急计划。他们已经能够利用数字技术来应对这一流行病带来的挑战。

为什么工业物联网是智能制造集大成者?

智能制造是什么?怎样的情形才算是智能制造?为什么我们在智能制造中要去使用物联网?为什么使用云平台?这些对于广大期望能够对智能制造进行了解或者参与到智能制造这场变更的学者、工程师、企业家、企业管理人员都是统一的问题。

物联网终极形态是什么?半导体芯片主宰电子产品命脉

物联网发展至今重要性已不言而喻,但是,你们是否想过物联网的终极形态是什么?达成这种终极形态需要什么?

物联网的银河,华为的桨,少年的歌

近段时期以来,围绕核心科技的国际波澜,让我们开始想象逆全球化的种种可能。很多朋友问我们:面对数十年的科技封锁,中国究竟应该如何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