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巨头争雄上网本ARM、谷歌夹攻“Wintel”

分享到:

   7月底的北京,出奇的热。在面对时代周报记者的2个小时内,英国ARM公司总裁都德·布朗(Tudor Brown)的话题也和天气一样“hot”。

   除了上网本,布朗说得最多的还有2个词:英特尔和微软,这是ARM对手阵营里的两员大将。

 问答之间,布朗神态轻松,心情颇佳,因为基于ARM架构的上网本即将上市。

8月初,总是头戴软帽、有着艺术家气质的英特尔移动平台事业部总经理邓慕理(Mooly Eden)在一次技术发布会上说道:“在Windows7上市的10月份,英特尔会推出新的平台Pine Trail。”说这些话时,邓慕理同样神态轻松。

在两大对手轻松神态的背后,抢占上网本制高点的第二次战役即将打响。

此外,分别作为ARM和英特尔盟军的谷歌和微软,也在上网本操作系统领域展开新的竞争。上网本四巨头的战争,远未终结。

ARM贴身肉搏英特尔

上网本市场的崛起,把ARM这家原本身处IT业幕后的公司推到了前台,业内人士在谈及上网本时,无论如何也绕不开ARM。

ARM作为“IT业上游的上游”,设计了大量高性能、廉价、耗能低的RISC处理器、相关技术及软件,它代表的是一种设计思想,那就是低功耗、低成本。

因而,当人们质疑英特尔Atom(凌动)芯片的高功耗时,一定会拿“ARM架构”说事。英特尔的X86平台,俨然成了“高功耗”的代名词。

这是英特尔自推出Atom芯片以来,让其头痛、却又无法回避的。

在低功耗产品领域,ARM已经成了英特尔的挑战者,双方在智能手机、MID,尤其是现在的上网本市场上,竞争日趋白热化。另一方面,ARM和英特尔之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紧密关系,英特尔在嵌入式芯片领域其实也是ARM的客户之一,其产品线中有基于ARM技术构架的产品。

“今年下半年,有更多的基于ARM的上网本出现,从主流到山寨厂商都会有,以台湾厂商为主吧。”布朗说道。目前,高通、飞思卡尔半导体等厂商正在把ARM架构的芯片带入市场。

事实上,在前不久的第五届便携式产品设计与电源管理技术研讨会上,ARM展示了一款台湾和硕设计的超薄型ARM平台上网本,基于飞思卡尔处理器、8.9英寸屏,重量小于850克。

ARM公司移动计算市场经理杨宇欣说:“这个上网本的BOM价低于120美元,比目前的X86平台上网本便宜50%,可以提供给白牌设计、制造企业更为差异化、更具价格优势的选择。”

基于ARM架构的上网本还有一个重要推手—高通。高通着力打造的“智能本”(Smartbook)就是基于ARM架构。高通副总裁比尔·戴维森表示,目前市场上有15家制造商在和高通进行深度合作,开发超过30款不同的终端产品,这些制造商包括华硕、仁宝、富士康、宏达电、英业达、东芝和纬创等在内的终端及代工厂商。

此外,5月底,惠普公司负责信息产品集团的执行副总裁Todd Bradley在接受彭博财经采访时表示,惠普有意推出采用ARM架构的上网本产品。

面对ARM阵营的贴身紧逼,英特尔不得不全力应对。

对10月份即将推出的新平台Pine Trail,邓慕理称:“我们花大力气设计了新风扇”,基于英特尔新层流技术和风扇设计的新一代上网本产品,在外观、性能、轻薄程度以及键盘/屏幕尺寸方面比现有上网本更胜一筹,“更能满足普通消费者的需要”。

8月3日,英特尔告知下游厂商,到今年年底将不会再向上网本厂商提供Atom Z系列处理器的现货。

资深分析人士马先生认为,英特尔推出Atom芯片其实非常仓促,性能并不好,英特尔将要以“能应对ARM挑战的新平台”来重新规范、引导上网本市场。

事实上,这也是最近大量山寨上网本厂商“亏损出局、集体倒闭”的根本原因,英特尔控制了芯片发货和价格,控制住了上游,下游企业只能顺着英特尔“洗牌”的思路走。

微软遭遇上网本新敌

“上网本对ARM来说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业务,但对英特尔来说,那是他们的未来”,如布朗所言,英特尔的第二季度财报也显示,主要应用于上网本的Atom处理器及其对应芯片组在当季实现3.62亿美元的销售,环比暴涨65%。

英特尔掌控上网本市场的“雄心”很明显,而且,英特尔还有一个同盟者—微软。迄今为止,英特尔在上网本芯片市场的份额已超过80%,微软Windows在上网本操作系统市场所占份额更是超过90%。由于大多数上网本不具备运行Windows Vista的能力,微软只得使用老版的Windows XP系统。

“我们也一度喜欢‘上网本’这个名字”,飞思卡尔营销负责人格伦•布切斯(Glen Burchers)表示,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产品都被称为“上网本”,上网本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被定义为“Wintel”,即英特尔芯片和Windows操作系统的组合。

在飞思卡尔的设计中,新的智能本应采用飞思卡尔的芯片同时安装开源操作系统Linux。然而,比Linux更让微软头痛的是谷歌。

在今年4月于台北举行的Computex大展上,宏基、明基两大台系厂商相继宣布将推出采用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上网本,广达、仁宝也利用展会,和谷歌进行了密切接触,所谈就是Android。与此同时,惠普、戴尔、华硕等PC巨头转战谷歌、将推出基于Android操作系统上网本的消息也纷纷传出。

“这些消息不见得撼动微软,但Windows7正在加快步伐也是事实,”在跟踪英特尔与谷歌多年的资深人士马先生看来,“谷歌也在加速,但相对还是有点慢。”

谷歌7月9日称,准备推出基于Linux的Chrome操作系统,主要市场就是上网本。微软的Windows7将于今年10月上市,但谷歌的Chrome明年下半年才上市,几乎迟了一年。

毕竟在操作系统领域,谷歌是新手,谷歌提前一年高调宣布Chrome操作系统,某种程度上,也是给上网本领域的谷歌追随者们吃一颗定心丸。占据上网本操作系统90%市场的微软有了挑战者谷歌,而且围绕谷歌的开放系统也形成了一大阵营。

“Wintel”还能控制多久?

从硬件到软件,现有上网本“既得利益者”英特尔和微软,都遇到了强大的挑战。下一疑问自然就是,Wintel大旗还能打多久?

“英特尔的Atom芯片降到目前基于ARM架构的手机芯片,至少价格得缩水10-15倍,这是英特尔架构不可能做到的,因为它已经习惯了高利润方式,”ARM公司总裁布朗毫不留情地指出,“这不是技术上的问题,而是商业模式。”

在布朗看来,“Wintel联盟在过去的20年间已经赚得太多了,他们害怕Wintel被打败,害怕失去控制权”,但是,“Wintel是否还能控制,真不好说”。

“英特尔本身就是矛盾的,既想发展上网本,又不想上网本冲击了它固有的笔记本电脑市场,尤其是台式机市场下滑之后,笔记本电脑成了英特尔的重要市场。”与布朗看法类似的是,7月16日,英特尔CEO保罗·欧德宁(Paul Otellini)在该公司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表示,廉价的超薄笔记本能够向用户提供上网本不具备的功能。最近,英特尔在不同场合多次重申这一观点。

英特尔曾严格控制上网本的尺寸,即Atom芯片只能用于10英寸以下的屏幕,但联想、戴尔都推出12英寸的上网本,用户的需求、市场的变化已经由不得英特尔了。

当只有Wintel的时候,PC厂商都围绕着Wintel。Wintel赚大钱,他们分一杯羹,因为这是“别无他选”的做法。然而,当功耗更低的芯片组ARM、更为开放的谷歌操作系统等新生力量出现时,这些PC厂商不能不动更多的心思。

面对新的可能性,更多的PC厂商选择了“通吃”之路,一边继续与Wintel联盟周旋,一边与挑战者“眉来眼去”,试图获得更多发展空间、更大的利润来源。这就是市场。

一边推出凌动芯片上网本、一边准备推出ARM架构上网本的惠普,就是一个例子。惠普PC/移动设备部门主管Todd Bradley在受访时表示:“我们对ARM非常感兴趣,Mini系列上网本是最接近ARM的产品线”。他还强调,低功耗已成竞争的重点,这给了ARM、高通等公司挑战英特尔的机会。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新挑战者,是顺应用户需要的、市场需要的挑战者,Wintel联盟能控制供货源,但能控制用户需求吗?

目前的基于英特尔Atom芯片的上网本是“暴红暴衰的市场,所以,我们不会用上网本这个名字”,布朗比较认可“智能本”(Smartbook)。据称,在推出“智能本”这个名称前,高通曾对全球数百名消费者进行了调查。高通营销高级主管基思·克莱森(Keith Kressin)说:“一些用户甚至独立提出了‘智能本’的想法。这个名字一定比他们最初听到的‘上网本’更为理想。”

逐鹿上网本的第二场战役已经打响,市场格局必将发生巨变,鹿死谁手,尚难预料。


继续阅读
四巨头争雄上网本ARM、谷歌夹攻“Wintel”

7月底的北京,出奇的热。在面对时代周报记者的2个小时内,英国ARM公司总裁都德·布朗(Tudor Brown)的话题也和天气一样“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