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贝贝:高校嵌入式系统教学的理想模式 (1)

标签:邵贝贝
分享到:

清华大学邵贝贝教授结合多年嵌入式系统教学实际经验,在《高校嵌入式系统教学的理想模式》发言中对于教学课程四要素进行了归纳。



邵贝贝 清华大学教授



以下是演讲实录:

不是我想谈谈理想模式,是何老师出的题目,这题目对我来说是大了点。只能说是我认为的我的理想模式,我只能从我这个角度谈谈我的想法。我介绍一下我的背景,我并不是计算机专业的,我是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核电子学专业的。我们实际上是电子学为核技术服务,因为现在核电子学前面有点跟核探测器相关的有一个特殊点的放大器,后面做AD呀等等就跟计算机实际上是没什么区别的,所以大量的时间花在计算机上。从我个人的经历来看,我在企业当过8年工人,在科学院的研究所呆过11年,在国外的研究机构呆过6年,最近这10多年在清华教书。清华有一点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就是你在清华当教授,学校不怎么管你,你可以按自己的想法想怎么教就怎么教,想讲什么就讲什么。为什么进入到嵌入式这个领域呢?我到清华是95年的时候,那时我们核这个专业非常非常困难,国家没有经费支持。这个行业门槛低一点,需要的经费比较少,做块板子,就可以进入了。这两年情况好一点,911事件以后,特别是轰炸南斯拉夫大使馆以后,经费呀各方面都比较足。

  这个题目写在这儿,但这个题目确实太大了,我就按照我的体会来说说。首先这个理想应该是社会大环境理想,但实际上社会大环境并不理想。当然我们这些年社会经济发展很快,大家对这个发展还是非常满意的。在发展之中大家最不满意的,可能第一是医疗,第二就是教育。教育的大环境并不好,因为教育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但是教育又不能变成市场经济,要适应市场经济人才培养需要。再有就是应试教育问题,快速的扩招引起的一系列问题,特别是扩招把就业问题给了大学扩招了,还有就是宏观上各个专业的招生,大学和职业教育招生的宏观比例失调等等,这些问题都很大,这些问题不解决没办法理想。当然,这些情况也不是我们这些下属、老师,包括在座的每一个人能够解决的,但是呼吁一下也许有点好处,这是宏观的问题。首先避开这个,我不想谈这个,谈了也没用。

  我们谈点具体的。先看嵌入式教学的特点。嵌入式教学从这几年看相对好就业一些,因为它进入的时候门槛是稍微低一点。懂嵌入式的学生要想能就业,它实际上需要至少一门专业知识加上他又懂点嵌入式。如果仅会嵌入式或者仅懂一门专业知识他的优势就会差一点。从这个意义上说嵌入式系统一定是一门选修课,不应该是一门必修课。是那些已掌握一门专业知识,学有余力,同时对嵌入式有兴趣的学生,增加这样一门课,增加这样一种知识。嵌入式系统实际上是一门工具类的课,它和英语几乎没什么区别,它是工具。如果不懂英语,就没法在科技界呆。但是毕竟有的人只懂英语,那你就得能翻译莎士比亚呀,能给温家宝总理当同声翻译呀,那就是高端人才了。他可以不懂其它专业只懂英语。这是一个特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这个发展的非常快,几乎三两年就更新了。从教育来讲,教育的内容应该稳定,能稳定5年、10年,这个我们当教师的都有经验。开一门新课,第一年自己都不满意,讲不好;到了第二年,可能学生满意,自己还是不满意;到了第三年,几乎能做到学生教师基本满意。这时候(如果)又换一门,这是很费劲的。另外教学的投入也是很大的,老师要跟上新东西,要翻新。另外,嵌入式的学生因为从各个专业来,他们的背景很不一样,需要的基础知识很多,(老师)要照顾不同的层次。再一个教学要符合客观规律,一定要记住由易到难。这是嵌入式系统教学的特点和别的学科不大一样的地方。飞速发展的微电子技术按照摩尔定律发展,从60年代到现在,基本上市符合摩尔定律的,往前看,可能还有10-15年。如果10-15年没有新突破的话,摩尔定律就到头。如果真是摩尔定律快到头了,那么我们这儿是不是也快到头了。我们看嵌入式系统人才需求的情况,毕竟是一个金字塔式的结构。塔尖上应该是少数计算机专家。典型的能力是他们会写操作系统会写编译器,这是代表性的能力。这部分人一定是很少的,这部分一定是IT的精英,计算机系博士毕业的比如说,要应该能做到这一点。我教课的学生的层次是属于第二类的,就是嵌入式应用系统的设计人才。我这儿随便列了一些专业,可能不止。这个意思就是说这些人才在哪儿呢?在各行各业中。就是对各行各业中的某一门学科相当熟悉,有这方面的知识,同时又会做点嵌入式。这是中间这一大块儿,我在教学培养我的学生的目标是在这一块儿。我们实际上还需要一大批只会写软件的,典型的有叫软件蓝领的,有叫程序员的。这批显然应该是所谓软件学院培养的。
 

 

 

 
继续阅读
邵贝贝:高校嵌入式系统教学的理想模式 (1)

清华大学邵贝贝教授结合多年嵌入式系统教学实际经验,在《高校嵌入式系统教学的理想模式》发言中对于教学课程四要素进行了归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