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朔迷离,2010存储厂商前景难料

标签:存储
分享到:

1985年全球内存产业低潮期所带来的冲击既深且巨,即使在市场复苏后仍然留下了许多难以抹灭的伤害,如果没有2001年的那一波严重不景气,它可能被公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衰退。然而,去年发生的‘2009内存惨案’(Memory massacre of 2009),却让业界甚至怀念起早些时候内存产业血流成河的杀价竞争时期。


DRAM制造商奇梦达(Qimonda)公司早已在这一波的衰退中出局。NOR闪存供货商Spansion于去年3月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Chapter 11)声请破产保护。NAND巨擘东芝(Toshiba)公司持续游走于赤字边缘,而像这样的公司还不止东芝一家。不过,三星电子可能是过去一年来内存产业中唯一一家仍然获利的厂商。


事实上,DRAM产业在2008年出现供过于求的窘境就是这一产业低迷的导火线,它甚至比当时总体经济衰退发生的时间更早。2008年底爆发的经济危机以及2009年接踵而至的全球衰退潮,使得DRAM市场衰退情况更为惨烈。NAND与NOR闪存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全球DRAM市况一落千丈。根据市调机构iSuppli的统计数字,大约从2007年的315亿美元跌至2008年时仅236亿美元,估计2009年还将下滑到202亿美元。但这一数字尚不足以诠释整个内存产业的衰退窘境。


从英飞凌旗下DRAM部门独立而出的德国奇梦达公司在去年一月申请破产保护,但到了去年夏天便已完全退出市场。另一家DRAM制造商──日本尔必达(Elpida)公司也必须寻求日本政府的援助,才能确保公司的生存。


海力士半导体(Hynix Semiconductor)公司的投资人们正寻求新买家。海力士曾经一度获得了另一家韩国公司的出价,但这家公司后来已撤销了这笔交易。


台湾地区的DRAM供货商也一度濒临危急存亡之秋,为了挽救DRAM产业,台湾当局甚至计划将DRAM供货商整并为一家公司。该计划目前可说是已胎死腹中,台湾地区的DRAM制造商们仍不知该何去何从?


在Flash方面,NOR制造商Spansion在去年提出Chapter 11的破产保护申请,而今可望在2010年重新出发。去年11月,一家投资公司收购了非挥发性内存制造商──Silicon Storage Technology(SST),目前这一并购程序正积极进行中。


内存产业仍浮现着一线生机与转机。市场需求正持续上扬,库存已渐见底。对于仍屹立于这一风雨飘摇中的厂商而言,2010年预期将会是个更好的一年。但问题是未来是否还会有更的挑战横亘于前?


台湾地区的DRAM供货商们尽管正岌岌可危,却仍积极在市场中寻求整并。海力士公司的未来至今难以预料,不过,一般预期韩国政府将会出手金援这家深陷困境的内存制造商。尔必达将持续观望;Spansion则可望摆脱破产保护(Chpater 11),成为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


市场上甚至一度流传着美光(Micron Technology)与恒忆(Numonyx BV)即将合并的消息。不过,这个小道消息再也没人提了,合并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


至于三星电子,它至今仍然确保位居这一市场的主导地位。但对于在这样一个供货商体质孱弱以及客户对于组件来源常要提心吊胆的不稳定市况中,未来将何去何从都还是个未知数。
 

 

 
 
继续阅读
浪潮存储 Q1成绩单:闪存存储领涨,出货量增速跃居中国第一

日前,IDC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企业级存储市场跟踪报告。

华为数据存储与机器视觉产品线总裁周跃峰:华为不仅有5G,存储也是世界第一

7月3日,“2020创新数据基础设施峰会•成都”顺利召开,华为数据存储与机器视觉产品线总裁周跃峰等华为公司人士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采访。周跃峰表示,华为不仅仅是5G领先于世界,存储(竞争力)也是世界第一。

再立海量存储标杆,华为Pacific系列为数据基础设施添重要拼图

大约十年前,华为还没有分布式文件存储产品,这是进入海量存储市场的必备门票,当时的分布式文件存储市场,国外厂商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为此,华为存储立下决心、埋头苦干,终于在2014年推出了全对称分布式架构的分布式文件存储产品OceanStor存储 9000,在性能、扩展能力、稳定时延等方面树立了业界的标杆,华为存储也借机成功进入海量存储市场。

IBM助力百度智能云,再掀存储“后浪”之势

对于像百度智能云这样的云厂商,海量的数据既是资产也是压力,在压力方面面临着包括存储能力和算力等资源方面的挑战。

何谓“第五代存储”?

自1978年,第⼀个RAID(独立磁盘冗余阵列)被推出之后,存储系统已经发展了近四十年的时间,根据各个时段存储的特性不同,我们将开放系统存储的发展分成了五个阶段,接下来跟大家讲一讲五代存储的演进和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