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还有多远:物联网并不等于RFID

标签:物联网RFID
分享到:

   如果说刚刚过去的2009年大众热词排行榜中会出现专业词汇的话,那么,非一夜蹿红的“物联网”莫属。

   当物联网正在被越来越多的领域中越来越多的人挂在嘴边时,物联网就是RFID、物联网等同于传感器网络、互联网是物联网的子集等说法和论断也就流传起来。在股市物联网板块不断升温和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物联网企业面前,IBM工程师“5年内不可能出现物联网公司”的断言倒显得很另类。凡此总总说法,促成了《中国计算机报》“物联网还有多远”系列报道的诞生。

   为什么会是RFID

   物联网首先涉及的就是自动识别技术。很多人之所以逢物联网必谈RFID,还是应该从商用自动识别技术的发展中寻找答案。1952年,首个条形码专利在美国被批准;1960年,OCR(光学字符识别器)技术诞生;6年后的1966年,条形码开始商用化;1973年,美国统一编码协会制定了条码工业标准UPC(通用产品代码);1977年,欧洲物品编码协会(EAN)成立,其后开发的兼容UPC代码的EAN码标准就是今天全球通行的条形码。

   尽管RFID的原理可以追溯到二战期间的敌我识别系统,但RFID的雏形却是在1977年诞生于美国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20世纪90年代,低功耗的CMOS制造工艺被引入RFID,为RFID规模化商用奠定了技术基础。1999年,欧美两大标准化组织EAN和UCC联合推进RFID标准化。同年,麻省理工学院Auto-ID中心成立,如今全球影响最大的EPC编码便源自该中心。

   尽管自动识别技术的种类很多,但应用在商业自动识别中的主要还是条形码技术以及RFID,其他识别技术并没有进入商业,比如前文说的敌我识别系统在民用航空管理上依旧使用,但成本和体积使其无法进入商用领域。

   一维条形码以其通用、便捷和低成本对全球的物流和贸易起到了巨大的推进作用,但一维条形码只有13位数字的记录长度,其中每家制造商仅分得5位产品代码。制造商生产的商品品种很难超过9999种,但数量却远远超出。因此,一维条码只能为每类商品而非每种商品编码。尽管二维条码记录长度大大增加,但它与一维条码存在同样的严重缺陷,即光学识别要求扫描器与条码之间无障碍,数据读取速度慢,而且不能重新写入。因此,RFID就成为物联网中规模化识别技术的不二选择。

   RFID与物联网的差异

   尽管RFID是物联网中的核心技术之一,但社会上把RFID应用等同于物联网应用的观点还是不妥的。

   尽管物联网尚未到来,但RFID在零售、铁路、军事等领域已经得到应用。以附图所示的零售业为例,当一个商品从生产线下线时,已经被贴上RFID标签,并记录下各种商品信息。有了RFID,商品可以直接运入超市,而不用人工清点;摆在货架上的RFID读出器可以对商品进行实时监控,并及时提醒工作人员补货;顾客选好所需的各种商品后,可以推着购物车进入RFID读写器区域直接付款。此时,无论是从物流企业还是最终用户的角度上看,这个RFID应用与未来的物联网应用没有多大的差别,但是从信息的存储方式和系统的开发性上看,则大相径庭。

 

 

 
继续阅读
智能物联网如何将人工智能的力量带入物联网?

星纵LoRaWAN基站网关具备广覆盖、低功耗、高性价比、高性能、高可配置等特性。支持半/全双工无线通信服务,最高可支持16通道收发数据,并通过有线、蜂窝或Wi-Fi多种网络回传。内置永久免费的网络服务器,运营成本低。

手机环境变化 华为寻求物联网突破

自从被美国加入“实体清单”以来,尤其是今年禁令升级后,华为的处境便有些艰难,尤其是手机业务受供货影响较大,因此华为消费者业务今年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物联网市场。11月5日,华为消费者BG HiLink生态总经理闪罡透露,截至目前,华为2020年智能生态产品销量同比2019年增长500%。

物联网和低温冷藏技术创新融合 助力疫苗生态全链条可追溯

11月4日,海尔生物收盘报73元/股,当日涨幅0.73%,市值231.46亿元。进入11月以来,海尔生物连续三天稳中上涨。

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结合互惠共存 赋能更多意义

技术日新月异,在持续发展下不断探索和创新,如今,物联网正变得越来越智能,尤其是在人工智能的融合助力下,开启物联网潜力,让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和价值。

2021年,物联网将如何重塑电子制造业?

物联网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企业在21世纪的运作方式,尽管随着COVID-19流行病的爆发,全球的商业运营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场灾难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延误,尤其是在电子制造业,进一步鼓励了参与者。为了应对这一令人沮丧的行业挫折,制造商被迫重新评估其工艺、劳动力安全和应急计划。他们已经能够利用数字技术来应对这一流行病带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