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惨淡 世界困境中的十大半导体企业

分享到:


经济危机全球蔓延,各行各业备受冲击,半导体业自然也是难以独善其身。EETimes今天就列出了困境中的十大半导体企业(或某个领域),他们或处于亏损状态,或可能将被收购,或在寻求破产保护,或光景大不如前。(注:此名单按英文首字母排序,不分先后。)

1、AMD

全球第二大微处理器制造商。在中东大鳄入主后,如今已经可以看作是一家无工厂公司(Fabless)。这种新的业务模式能否带来转机?能否在今年底真正止住亏损、重新盈利?欧盟对Intel的反垄断重罚确实是个契机。

2、自动测试设备(ATE)产业

整体一片愁云惨淡,Advantest、Credence/LTX、Teradyne、Verigy等厂商都在大面积亏损。

3、Cadence Design Systems Inc. (CDNS)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Cadence一直是EDA(电子设计自动化)的龙头老大,但去年遭遇不顺,亏损18.5亿美元,不但丢掉了第一的宝座,管理团队人才也大量流失。该公司第一季度财报即将发布,届时可能会沦落到第三。

4、新加坡特许半导体

亏损连连之下,控股的淡马锡正在考虑将其卖出。最新提出收购要约的正是投资AMD、促成其制造业务拆分的阿联酋阿布扎比先进技术投资公司(ATIC)。也许有一天,正在给AMD代工的特许半导体和从AMD分出来的GlobalFoundries可能会成为一家人。

5、飞思卡尔

过去多个季度连续亏损,债务负担很重。虽然长期负载已经从近100亿美元将至75亿美元,但每年都会让飞思卡尔承担数亿美元。

6、英飞凌

拆分出去的奇梦达已经驾鹤西去,英飞凌自己的日子也很难过,也许早就该远离DRAM行业了。据说英飞凌正在寻求德国政府的紧急经济援助。

7、微捷码(Magma Design Automation)

这家EDA厂商2009财年收入不过1.47亿美元,净亏损就达到了1.27亿美元。几个月来一直有传闻称该公司可能会被收购,或者卖给私募基金。

8、瑞萨科技、NEC电子

两家日本企业正在寻求合并,但可能会造成更大的恶梦,即使联姻后也会持续多年亏损、丢失市场份额。

9、中芯国际(SMIC)

这家中国最大半导体工厂的业务正在好转,但利润还很难说,而且技术方面持续落后于国际先进水平一直都是个大问题。

10、台湾DRAM产业

南亚、李晶、茂徳、华邦、华亚……已经在亏损泥潭里挣扎了很久。台湾政府成立了一家台湾存储公司(Taiwan Memory Co.),努力促使各企业合并重组,但至今效果甚微。

最后是其它一些近况不佳的半导体企业,就给他们个“提名奖”吧:

乐依文半导体(ASAT)、上海先进半导体(ASMC)、Asyst、Axcelis、Electroglas、尔必达、海力士、Lam、Mattson、美光、MIPS、Novellus、NXP、Photronics、奇梦达、Spansion、索尼、联电……

其中Asyst、Spansion、奇梦达已经申请Chapter 11破产保护。
 

 

 

 
 
 
继续阅读
韩国AI半导体技术,为何能名列前茅?

近日韩国毫不掩饰其雄心壮志,希望成为全球人工智能行业的关键参与者,包括使半导体为AI功能提供动力。

意法半导体赋能工业市场智能、无线与安全

工业领域一直是半导体厂商的重要垂直应用市场之一。随着工业4.0、工业互联网在全球的持续推进,工业领域对半导体的需求也持续增长。2020年上半年,COVID-19疫情肆虐全球,半导体产业深受影响。在半导体行业主要垂直应用领域中,工业相对汽车、通信、消费等领域成为受影响最小的领域。

因不能失去美国断供华为!影响全球半导体业台积电却被特朗普左右

制霸多个领域的韩国三星,唯独在这个领域最大的愿景就是”做好老二“。究竟是什么样的公司能让三星望尘莫及,甘愿做芯片代工产业的第二名?

意法半导体解决方案赋能工业自动化

数据显示,亚洲自动化应用市场需求,2019至2023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8%,仅2020年亚洲TAM(整体目标市场)规模高达64.7亿美元。

物联网终极形态是什么?半导体芯片主宰电子产品命脉

物联网发展至今重要性已不言而喻,但是,你们是否想过物联网的终极形态是什么?达成这种终极形态需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