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半导体研发霸主 美国老大哥地位不再?

分享到:

      近来舆论针对美国在半导体研发领域的地位衰落问题着墨甚多,悲观者认为,如同已“弃械投降”的贝尔实验室(Bell Labs),半导体大厂德州仪器(TI)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开始面临诸如台积电(TSMC)等新兴制造商的挑战。乐观派则认为,英特尔(Intel)仍扮演着下一代半导体技术领导者的角色,而IBM也还是半导体专利王…

      此外像是IM Flash这样的公司还正在迈步前进,惠普实验室(HP Labs)所开发的忆阻器(memoristors)技术将淘汰传统的半导体内存…同时,美国各大学和与国家实验室正在研发那些将改变产业游戏规则的芯片技术,而那由产、学、研各界携手合作的研发联盟,都会是让美国研发地位维持不坠的力量。

贝尔实验室的落日

     很多电子工程师们都认为,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地位衰落,最具代表性的指标就是贝尔实验室宣布不再继续进行半导体材料和组件方面的研发。该实验室曾经是半导体领域先锋,不光是发明晶体管,它在半导体材料、组件等很多领域都曾取得重大突破,包括MOSFET、CCD组件、分子束外延(molecular beam epitaxy)、电子束微影(electron beam lithography)、光电电池、二氧化碳激光器(carbon-dioxide laser)、量子串联激光器(quantum cascade laser)、光学路由器(optical router),以及第一代32位微处理器单芯片。

    座落于纽泽西Murray Hill的贝尔实验室,如今是法国公司Alcatel-Lucent的研发部门;目前该实验室拥有1,000名研发人员以及每年20亿美元的预算,主要研发例如无线、网络、光通讯和计算机算法等更务实的技术。虽然该实验室还有一个小组继续进行较长期的研究,例如高速电子和纳米科技,但是那些让贝尔实验室获颁6次诺贝尔奖的、具突破性意义的研究题材都已经中止。

    贝尔实验室放弃那些长期性的半导体研究题材,可视为是美国在半导体研发领域研发走入了死胡同。不过美国半导体制造商却认为,贝尔实验室业务模式的转变,仅是为了因应产业气候变化的策略;现今芯片制造商需要在这个低利润、产品量大的全球市场中寻求生存之道。

    飞思卡尔半导体(Freescale)副总裁Gregg Bartlett认为:“说美国已失去研发与半导体产业领导地位还为时过早;人们必须了解,贝尔实验室的案例并不具有普遍意义,并不代表在其它地方不会再有创新。美国仍是全球半导体产业的中心,Intel、IBM及其技术伙伴仍专注于技术研发,他们仍有大量的创新成果产出。”

     但这样的辩护很难说服那些持相反意见的人,他们会举美国内存产业的状况领域做为反证;该领域是几乎所有美国芯片供货商都曾涉足的,但如今只剩下DRAM制造商美光(Micron),而且该公司今年亏损达16亿美元。

     美国的晶圆厂也面临同样的命运,因为越来越多芯片制造业务转移到台积电、联电(UMC)、特许半导体(Chartered)等厂商,还有新崛起的中国大陆业者手中。以上都是悲观论调者用来预言半导体研发将是美国下一个丢失的光荣;不过现在只能说美国半导体研发正在走下坡,还不到出局的时候
继续阅读
韩国AI半导体技术,为何能名列前茅?

近日韩国毫不掩饰其雄心壮志,希望成为全球人工智能行业的关键参与者,包括使半导体为AI功能提供动力。

意法半导体赋能工业市场智能、无线与安全

工业领域一直是半导体厂商的重要垂直应用市场之一。随着工业4.0、工业互联网在全球的持续推进,工业领域对半导体的需求也持续增长。2020年上半年,COVID-19疫情肆虐全球,半导体产业深受影响。在半导体行业主要垂直应用领域中,工业相对汽车、通信、消费等领域成为受影响最小的领域。

因不能失去美国断供华为!影响全球半导体业台积电却被特朗普左右

制霸多个领域的韩国三星,唯独在这个领域最大的愿景就是”做好老二“。究竟是什么样的公司能让三星望尘莫及,甘愿做芯片代工产业的第二名?

意法半导体解决方案赋能工业自动化

数据显示,亚洲自动化应用市场需求,2019至2023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8%,仅2020年亚洲TAM(整体目标市场)规模高达64.7亿美元。

物联网终极形态是什么?半导体芯片主宰电子产品命脉

物联网发展至今重要性已不言而喻,但是,你们是否想过物联网的终极形态是什么?达成这种终极形态需要什么?